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oboch的博客

___无限风光在险峰___博闻博弈持之以恒

 
 
 

日志

 
 
 
 

从另一个角度看李天一案  

2013-08-11 01:32:35|  分类: 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是谁非任评说”写的《从孙维铊案到天一强奸案看司法漏洞》博文专业性强,代表一定的权威性,但对于他在文章说的一段话就很不认同,请看“因此对于李天一这个案件,本人确信嫌疑人就是罪犯,。。。。。。但是为什么律师和公知们总是帮助嫌疑人,原因就是嫌疑人有钱啊!”。如果中国的法官都像这位仁兄判案不知要让多少人心寒。
这位仁兄总是强调法律存在心证,但如果他有朝一日轮到自己也被别人无故心证,会是什么感受?李天一一犯再犯是符合客观事实的,但并不能因为这就偏要定一个与该案相符合的罪名以平像文章作者一类的民愤。李天一案的根源的确与教育有关,与家庭背景有一定的关系,但不等于他就没有了公平对待的权利。要想自己做到公正,就要跳出双方的立场持平看待问题。
李天一案的问题是该当何罪的问题,不是该定什么罪的问题。如果还不明白,就请看下面的例子。
有这么一个家庭,儿子刚上初中,由于交友不善,犯了很多错误,给学校的管理带来很多麻烦,经常要家长到学校配合教育,终于有一天学校派专人把孩子送回家里,罪名是勒索同学,要家长调查清楚再带孩子回校交代清楚才让复学。到这个时候就出现了心证事件。家长带着孩子到学校多次求证事情而被挡在校门之外,等到终于被接见,就要求家长承认孩子勒索同学,家长要求学校出示证据,被学校拒绝,校方下了最后通牒,要向派出所报案解决这事。但最终还是没有报案。这事一拖就是几个月,过了寒假家长带着孩子很艰难才见到校方。
校方换了接待交涉的人。这一次拿出了证明勒索的证据,一叠由老师组织学生写的检举信,全都是凭空猜测,并没有一个亲眼所见。还是谈不拢。经过几次交涉,学校只好决定让学生复课,谁知一个电话打到学生家里,接电话的是孩子的母亲,因为受到这样的不断拖延,也过了半个学期,丢下的学业怎么追?就崩溃了。回复校方:孩子不上学了。也没有跟丈夫说起这事。孩子的父亲以为学校可能要等下个学期解决。谁知到了八月去找校方,校方回复:你孩子的学位没有了。没有了?是。你什么时候通知我了。是你家人接电话的,有录音为证。
最后校方代表正义获胜了。虽然校方最终也承认孩子没有勒索同学。这个孩子一直有向同学借钱的习惯,而且有借有还,跟同学的关系也不错。哪曾想会让人当作罪证来查。
对于这事来说,学校需要的是罪名,家长需要的是真相,孩子需要的是改过的机会。孩子改过不符合学校利益,把这孩子踢出校才符合学校利益,至于孩子的前途就不是他们要考虑的问题,而是家长要考虑的问题。
boboch在2008年开博客,刚好巧遇这事,曾经为这事写过两篇博文,一直追踪到现在。这孩子现在将近19岁,已经工作两年,在公司底层部门管理二十多人已经一年。现正准备利用业余时间进修相关学业。当初在读书时那段犯错的经历对他触动很大,于是下决心撇清损友。当初读书的时候,因为总是给学校的管理添乱,天经地义受到管理,现在管理二十多人也是拜这段经历所赐,当然管理的手段肯定借鉴被管时的经验,尽量避免冤枉下属的事情发生。现在,他的父亲每当想起这件事的时候都情不自禁的流下泪来,对自己孩子的期望其实很简单,不指望他有什么大贡献,不给社会添乱就行。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