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oboch的博客

___无限风光在险峰___博闻博弈持之以恒

 
 
 

日志

 
 
 
 

风青杨的昂山素季情结  

2012-10-03 23:44:39|  分类: 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青杨的《谁是中国的昂山素季?》的确是好文章。是好文章并不代表就是真理。风青杨在文章里有一个论点是很能打动很多读者的,就是昂山素季为民主自由付出的个人青春。唉,如果能够用青春与现实抗争就能换来民主自由,美国就不用对弱国使出经济制裁这招来逼他们就范了。

风青杨在这里搞错了一个概念,就是文人的风骨等同做人的良心。韩寒有良心吗?某些人认为一定有,对社会的贡献在哪方面已经有目共睹了,对弱势社群声援是100%,资源付出扶助弱势社群的占自己财产比例少之又少,就算无破坏,建设性也接近于零。反而还有人说他是一夫一妻制的牺牲品。

请不要误会,boboch并不是说昂山素季对民主自由的付出不值得,只是认为民主自由是实实在在与民众的生活息息相关,能够让民众过上好生活才能体现真正的民主,否则,就算有更高尚的气节,与韩寒又有什么分别呢?很多人不是说美国的选举制度是目前世界上最公平的制度吗?的确是公平的制度,但绝对体现不了公平。理由很简单,制度的确给予了民众公平选举的权利,选出能够代表自己的领导去为自己争取利益。

注意,这里说的是争取,不是一定能够争来。如果一定能够争来还用得着争取吗?况且,还不是能够代表所有民众,这一次代表这一半民众。下一次也是代表一半民众。关键是什么呢?关键在于资源根本就控制在垄断阶层手上。这跟向皇族讨要资源有什么区别呢?如果不认同,那就请认真读读任何一部历史的典籍,看看谁能够从垄断阶层手上要到一分钱?包括现在的美国,能够吗?虽然不能,也不见得美国有什么危机啊?那就要问问骆家辉了。大家应该还记得骆家辉说过,美国债绝大部分在美国人手上,中国绝对不可能利用美国债威胁到美国的安全。问题是,美国债不是黄金,美国债只是一种国家信用的凭证,并不能马上就能兑换即时需要的资源。

换个角度讲,一个人到银行提取现金,当然可以任意提取,如果提取的客户超出银行的储备,性质就变成挤提了。也就是说美国人不兑现美国债并不等于没有挤提的风险。而事实上2008年这种风险就已经显现过一次,美国马上推出QE1QE2。暂时先把窟窿补上。如果风青杨真正了解了QE3是怎么回事,恐怕会对中国的昂山素季完全失去兴趣了。可以说中国并不缺昂山素季式人物,缺的是市场的认同感。因为那种人物的生活大都过得不错,却又没有能力和愿意拿出资源解决弱势社群的实际的生活问题。民众需要自己利益诉求,而不是要求代表为自己争取诉求,民众需要的是能够有直接参与的机会。

很明白风青杨向往昂山素季的民主追求,因为中国的确实在缺少这样的人物,所以,才出现很多埋没良心的人干了很多令人不齿的事。其实,纵观中国的历史,并不缺少像昂山素季这样高风亮节的人物,也不见得那个时代就没有悲剧发生。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社会不会因为存在觉悟很高的人,就能教化所有的人停止逐利。也就是说,缅甸不会因为有了昂山素季民众的生活就马上过得比美国富人还富足。能不能让民众过得富足关键是否能够实实在在给予民众发展的机会。

如果昂山素季的民主自由追求不涉及利益很纯洁,那么美国总统的民主选举涉及10亿美元资金又应该怎样定性呢?按照风青杨非是即非的道德原则就很难自圆其说了。如果看看总统候选人的演说,就更让人大开眼界,很多中国人认为危机重重的中国竟然成为总统候选人要除之而后快的当然之选。这就奇怪了,美国人向来都对能人是不惜下重金求之,怎么对很理解中国危机内情的精英就是不感冒?在这件事情上谁更应该作深刻的检讨呢?

对于中国来说,都不会期望对手是谁。不管是奥巴马还是罗姆尼都是一样,不会认为总统换人美国就变成国美。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这就是中国人的待客之道,管你的幡旗是不是“民主自由”的旗号。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